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京脉圈——信任,发现身边的机会!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搜索
查看: 457|回复: 0

任成都军区司令部办公室军事工作研究室副师职研究员

[复制链接]

202

主题

202

帖子

745

积分

3A

Rank: 4

积分
745
发表于 2020-9-12 12: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总是以为生活很平淡,总是觉得生活很无聊,甚至常常也有古人的情怀:生亦何欢,死亦何悲!但近来发生的事却改变了我的看法。

  08年12月21日我去妹家看他们一家,当然更重要的是去看母亲。母亲在妹家住了好几个月了,我也经常去看她老人家,有时候礼拜六或者节假日我都会带着母亲和妹家的小孩一起去隋唐遗址植物园玩。以致她家小孩几天不见我就会很想我,常念叨大姨为什么还不来带我们去玩?母亲总会跟孩子说我忙,顾不上,有时间一定会去的。 22号上午我们一家人从妹家出去准备去洛阳,那天是冬至,真得象冬天来了似的又冷而且风也很大,母亲抱着妹家孩子送我们,孩子哭 得很厉害,不舍得让我们走。母亲在大风里的形象真令我痛心,于是我说要不不走吧,但是因为有事,不得不走。在孩子和母亲不舍的眼神里我们上了车。

  第二天是礼拜一,下午在市里办事,办完事后有点不放心,赶紧坐车又去妹家。当时天已经很黑了,进屋里就觉得气氛不对,没有往日热闹的气息。妹妹跟我说快让我去看看母亲。说母亲发烧,已经输了两天液了也不见轻。我进屋看了母亲,她说没事,让我先去热饭,吃完了再说。我和妹都以为母亲只不过是一般的头疼感冒一类的,就没太放在心上。母亲晚上好象休息得还可以,第二天我因为要上班就早早走了。晚上妹妹又给我打电话说叫我赶紧去带母亲看病,说是连输三天也不见轻。已经很严重了。把我给急得啊……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就起床了,坐着公司去开会的车,到了妹家,按了半天门铃母亲才来开门,我一看才一天没见母亲,她的状态越来越差。看着眼睛都肿一块了,身子都站不直了。母亲说这两天饭都吃不下,而且吃一点都吐。赶紧扶起母亲打的到三院。谁知道司机把我们拉到三院急诊楼就停了,要知道急诊楼和门诊楼还有一段距离呢。要平时对我们来说肯定不成问题,但是对于今天病中的母亲来说,这段路就显得很漫长了。我扶起母亲慢慢往门诊楼走着,好不容易走到大厅里。扶着母亲坐到椅子上,赶紧就去挂号。但是母亲那时候很虚弱,连坐下去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爬在凳子上,只是因为人多,要不说不家就躺地上了。我赶紧去挂号,想着直接挂个专家号给看看,挂号处的人问我挂哪科?我说我只知道是老人发烧三天了,也不咳嗽喉咙也不痛,只是止不了烧。挂号处的人想了半天才说直接挂血液科吧。就挂了一个专家号说是在三楼上的血液科。扶着母亲往三楼上走,她老人家是一点也走不动,我说干脆让我背上吧!母亲还不让,说是太不雅观了。我说都到这时候了还论那干啥。背起母亲就上了三楼。其实母亲跟我身高差不多,但因为她太瘦,背着她老人家并不费多少力气。上了楼才傻了眼,血液科的人没在门诊室,问了别的科室才知道去住院部查房了。我说咱这可等不了,跑到咨询处问了值班大夫的手机,打过去了人家才好象想起来要来门诊给病号瞧病似的说马上就来。这时候母亲是躺在门诊室外的椅子上的。医生来后看母亲的状态就坚决地让住院。说是先住上院再慢慢查病因。还说引起发烧的病因有很多,一时也不可能让身体素质这么差的病人各个楼层跑着去查,只有住上院了才可以安心的查。我心想我们来就是想让检查的,你不给检查却让先住院,那我们家人都得从老家来这看护母亲那多麻烦。人力也不够呀!我只得跟医生说要是住院了我们就回我们那住。医生本来不让,但看我们态度坚决只得让我们走了。

  又把母校扶下楼,我说既然他们不给咱检查,也不用抽血也不用验尿的,你就先喝点水我再带你去吃点饭也许就会好一些了。母亲就坐在大厅里连喝了三杯水后就精神多了,想让吃饭时却说吃不下。只好买了些沙糖桔让母亲吃了几个就赶紧又坐车回伊川。

  回来后直接就奔医院去了,让大夫开了检查单子,有血常规、有查支原体的,不一会血常规的单子出来了,我一看确实是不太正常,好几项跟参考值要高一些。拿给医生看了,医生说先输上液再说吧,不等支原体的化验单了,因为做支原体化验的人平时较少,所以科室的人早早地不到下班时间就已经溜了,根本就没找到人,所以也就没化验成。跟医生说了前几天用的药,医生就让我们用阿奇,说是这药好,我说那就输吧!拿上药到了输液大厅里,人很多,母亲因身体虚弱而不能长时间坐,只得在急诊输液处给找张床躺着打点滴。中午我回家熬点瘦肉粥给母亲送到医院里,她老人家也吃了一点,但到了下午就全吐了,因为躺下没多大事,但是一坐起身来就受不了,不停得想吐,吓得我赶紧去问医生,医生说是怨阿奇惹得祸,应该药一停也就没事了。

  输液一直到晚上很晚才滴完。回到家时已经7点多了,我给母亲做了手擀面,想着中午喝的粥,晚上应该吃点面条了,但母亲不想吃咸得,就只好给做成了甜面片了。母亲吃了一小碗,虽然眼睑部位看上去还是肿得厉害,但是起码精神上已经不错了。

与皮肤和深部组织无粘连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就赶紧又去医院,先做了支原体化验,大夫看了单子说还照头天的用药吧,因为确实是支原体感染。我说行吧!但是我说能不能不用阿奇,但是大夫说阿奇效果好,只得还用了阿奇外加青霉素。上午输液时母亲又吐了,把所吃的东西全部吐出来了,看着母亲痛苦的样子我好心疼。我说不行,这大夫没看透咱的病,虽然血常规有些问题,支原体也算是感染,但是没有感冒的症状,也没有鼻涕,也不咳嗽,就是除了发烧别的没什么,应该要是输一般的药很快就会见效的,为什么我们连用了四天的药就是没效果呢?我就建议让医生再开个尿常规的单子看看。检查完尿常规我才知道母亲病源所在。因为尿检结果单里的尿蛋白有两个+号,潜血有两个+号。我说这就是大问题了,因为正常人的尿里不应该查出尿蛋白的,而潜血的危害就更大了。我说赶紧让大夫再开张单子再继续查肝功和肾功。另再开一张B超的单子,再查肝、胆、胰、脾、肾。但是这一天只能先输液了,因为早上母亲多少吃了点饭。虽然在上午输药的过程中已经全吐了,但是我怕查出的血检不准,就没敢在这一天进行。下午拔掉针头,母亲说想去教堂看看,让我陪着去,我说打的,她老人家不让,非说走着去,我只好陪她老人家去了一趟教堂。看祖父在为母亲祈祷,出来时母亲不忘给教会捐出一百元钱,说是早就许好的愿!

  第三天也就是已经是27号了,母亲早早起床后我们去医院抽血做肝功和B超。血检结果要到11点半以后才可以拿到手,而B超结果很快就看见了,我看B超单子上结果并没有异常,问了大夫,大夫说B超上如果看到问题了,那就说明病的已经相当不轻了。所以这也只能结合临床才可以的。不到11点半我就跑去拿结果,但是结果还没出来。好不容易等到11点半,我去拿了结果一看,我就傻了。不仅肝功两项指标已经超出正常值的两倍,最主要反映肾功的肌肝超过正常值的将近3倍,已经达到了283,正常值最高为113。尿酸、尿素氮都是超过正常值的两倍多。看到这个结果,头一下子就大了,意识到母亲绝不是简单的支原体感染或是象医生说的胃病。(因为母亲吃了吐,大夫就开了大量的胃药来治疗)也不单单是利尿药就能消了母亲眼睑部位的淤肿的。赶紧拿去让医生看,医生还是不紧不慢地说:就是有些问题,但是我们用的药没错,继续照这方案治疗吧!

  晚上回家后我说我们得找个人问问,于是让老公把他当医生的同学约出来,让他帮看这张化验单。一看吓了他一跳,说是赶紧去洛阳住院,别在伊川了,万一把人耽误了咋办?我说有那么严重吗?他说有,因为肌肝是毒素,如果体内肌肝太多太高超过500了就得做透析。还说怀疑母亲得的是急性肾衰。我们一听都吓坏了。赶紧又问了县医院的专家,人家一看单子就说根据化验单老人应该吃不下饭了吧?我说是啊,已经好几天没好好吃过饭了。她说那就赶紧住院吧。晚上我坐办公室里给妹妹打电话,又给所有我认识的只要跟医院或是沾点边的人都打电话咨询,还上网查了半天,确实看到的一些很不利的消息。还跟石家庄的肾病医院的医生在网上把母亲的情况跟人家说了一遍,人家也说希望是急性的肾病,要是急性的根据母亲的年龄就好治一些,因为急性的有治愈的可能,但要是慢性的就很难说了。说得我发心里乱遭遭的。不是不想让母亲去洛阳住院,主要是家和工作单位都在伊川,去了照顾她老人家是很大的困难。再说了,想着要是县里不收治了就说明问题很严重,他们肯定会推荐我们到洛阳医院住院的。如果收治了就说明人家有这个能力给咱看好病。

  晚上我失眠了,想了很多。想了母亲为了我们所受的苦,想起来我小时候体弱多病母亲是怎么照顾我的。母亲在我身旁睡着了,而我却睡不着,泪把枕头湿了一大片,还不敢哭出声,默默地流着泪。想着万一母亲要真是肾衰该咋办啊?要知道肾衰是尿毒症啊!那可不是小病。

  早上醒过来后我们就商量着去哪个医院住院的事。想来想去还是想着再问问跟母亲看病的这个大夫。这时的大夫已经知道问题严重性了,就说要给找个住院部的大夫给瞧瞧。大夫又给开了一张单子说是又加了些保肾的药,还要继续在门诊输液。在这几天用药过程中母亲的眼睑部位一点也不见消肿,医生没办法只得开了利尿药每顿都吃着,但是效果并不好。对于在这个医院的治疗效果我是越来越没信心了。第二天就决定要坚决的换医院。

  第二天早上赶紧去县医院,老公找了他同学也在县医院上班,给我们找了个熟识的大夫。赶紧先入上院,又接着抽血化验。我把母亲之前所做的各项化验都拿给大夫看了,又把发病后的状况都跟大夫叙述了一遍。大夫说先用上药然后看中午的化验结果吧。到了下午老公在医院给我打了电话说是赶紧让我去医院一趟。我撂下手头的工作,赶紧跑医院。大夫把我叫到医生办公室并给我拿出一张病危通知单要我签名。我一看病危通知单,眼泪立即就止不住了。医生说你先别哭我把情况跟你说一下,把化验单拿出来让我看说是母亲的化验单上缺钾、肌肝跟前两天相比更高,已经达到了438,别的不说就光这缺钾这一项就会要了母亲的命!然后又说前两天来了个病号,来时还是走着来的,就是因为缺钾太严重,还没等医抢救就不行了。听完这些我哭的越发厉害了。医生又赶紧安慰我说是这只是说你母亲是个重病号,我们肯定会尽力救治的!我拉住医生求她一定要救我母亲,毕竟年龄才只有57岁,她老人家身体一贯很好的,出现这种病我们是始料不及的。医生说初步诊断你母亲是得了急性肾小球肾炎。还说让我赶紧去给母亲买香蕉,说是香蕉含有大量的钾。我一连流泪一边跑到大街上去买香蕉。挑最大最好的香蕉买了一串。往病房送的时候我都不敢抬头看母亲,怕她老人家看到我脸上的泪痕。我低头对母亲说让她赶紧吃香蕉,说医生专门交待的。说完我就赶紧出了病房。我不知道怎么走回办公室的。只觉得双腿格外地沉重。围巾被我的眼泪鼻涕湿透了。走回办公室的我把同事们吓了一大跳,都问我怎么哭了。我说没事,只是母亲病了我有些担心。一边伤心一边还得干活,下午还得去洛阳,心里真乱,一句话也不想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京脉圈

GMT+8, 2021-2-28 15:42 , Processed in 0.03167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